首页 >> 边海观察 >>

金砖峰会难掩印度“多向结盟”的外交底色 | 万佳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6日作者:资料来源:浏览次数:8961

本文作者:万佳

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2020级博士研究生


近日,中国领导人在北京以视频方式主持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并发表重要讲话,本次金砖峰会的主题是构建高质量伙伴关系,共创全球发展新时代。会后发表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北京宣言》(简称《北京宣言》)聚焦加强和改革全球治理、团结抗击疫情、维护和平与安全、完善金砖机制建设等议题,达成75项共识。金砖五国中,印度既是上月QUAD东京峰会的成员之一,又即将参与由美西方国家主导的G7会议,其外交灵活性与战略摇摆性可见一斑。

一、第十四届金砖峰会的主要内容与成果

622-24日,金砖国家接连举办了金砖国家工商论坛、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以及全球发展高层对话会。其中,最令人瞩目的便是金砖领导人峰会,这也是新冠肺炎疫情与俄乌冲突叠加共振以来中印俄领导人首次举行的线上会晤。

百年变局之下,金砖国家的GDP总量已占到世界的25%,贸易总额约占世界的18%,对全球经济的贡献率已经达到50%。金砖国家2022年的合作重点,主要包括:践行多边主义、团结抗击疫情、促进经济复苏、推进高效务实合作、加快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深化人文交流、完善机制建设。623日晚,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在北京以视频方式举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俄罗斯总统普京、印度总理莫迪皆出席了此次由中方主办的金砖峰会。会后发表的《北京宣言》中89次提到发展105次提到合作。宣言指出,重申对多边主义的承诺,维护国际法,包括作为其不可或缺基石的《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维护联合国在国际体系中的核心作用,在此体系中各主权国家合作维护和平与安全,推动可持续发展。宣言强调全球经济治理对各国确保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进一步支持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拓展和加大参与国际经济决策和规则制定进程。宣言支持以世界贸易组织为代表的开放、透明、包容、非歧视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呼吁世贸组织所有成员避免采取违反世贸组织精神和规则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措施。此次会议还确立了加快金砖扩员进程的重大决议,同意继续开展金砖+”合作,推进金砖扩员进程。随后的全球发展高层对话会邀请了包括阿根廷、印度尼西亚、埃及、哈萨克斯坦、塞内加尔、泰国、阿尔及利亚等的十多位非金砖国家领导人出席。

此次金砖峰会的召开,恰逢美西方国家三场峰会——欧盟峰会、G7峰会和北约峰会轮番登场之际。在西方的小圈子不断制造对抗与分裂的当下,金砖国家代表广大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北京发出的多边主义呼声显得更加及时和可贵。

 

二、印度国内对此次金砖峰会的反应

在新冠疫情蔓延、印中持续对峙与俄乌冲突爆发的三重背景下,印度国内对此次金砖领导人会晤的略显纠结。在充分肯定金砖国家平台作用的同时,主张采取灵活、平衡的做法。

其一,印度视金砖国家为重要的发展中国家发声平台,高度肯定平台的机制性作用。此次莫迪政府在国内外的双重压力下选择与会即是最好的例证。自三月王毅外长访印之时,印度国内就出现了莫迪总理可能将于六月底参加金砖峰会的舆论。此后,印度陆续参与了金砖国家疫苗研发中心在线启动、金砖国家协调人第二次会议、金砖国家外长视频会晤以及第十二次金砖国家安全事务高级代表会议等一系列活动。621日,印度外交部正式发布了莫迪总理将参与金砖峰会的通知,并表示金砖国家已成为讨论和审议所有发展中国家共同关心问题的平台。印度总理莫迪23日发表讲话时称,对全球经济治理持相近态度使金砖国家走到了一起。新德里政策中心研究员辛格强调,俄罗斯并没有排除在国际舞台之外,这次峰会是一次正常的接触。出身印度政治世家、现任《印度教徒时报》外交事务编辑的苏哈西尼·海达尔总结了此次峰会达成的多项合作协定,她认为在印中边境持续对峙的当下莫迪政府出席金砖领导人峰会本身就传递了友好的信号。印度经济学家、印中经济文化促进会秘书长穆罕默德·萨基卜则发出了印中两国之间的经济合作对于未来金砖国家达成任何努力乃至成功至关重要的呼声。

其二,相较美西方主导的QUAD东京峰会与即将举行的G7会议,印度国内对于此次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的态度较为冷淡,甚至表现出一种回避的姿态。印度最早关于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的报道出现在三月王毅外长访印之后,其后一直陷于沉寂,直至六月中下旬中印两国外交部先后发布正式的峰会通知。峰会举办前,印媒关于此次领导人会晤的介绍多转引中国发布的官方活动。诸如印度将阻止金砖峰会上出现反美的声音,确保峰会所发表的联合声明都是中立的的消息更是甚嚣尘上。金砖五国领导会晤当天,《印度时报》更是发布了题为印度应尽可能与金砖平台合作,但其核心利益在于西方的社论,指出金砖五国在可能的情况下保持联系和合作是有意义的。但就目前情况而言,印度的利益在于更多地与西方结盟,以对抗中国在边境地区的压力,并逐步摆脱对俄罗斯的军事依赖。总体而言,相较此前的QUAD峰会,此次金砖领导人会晤无论是报道数量还是报道深度都难以望其项背。印度国内甚至出现了面对面峰会优于线上峰会,因此印度更重视四方而不是金砖的舆论风向。

其三,印度知识精英普遍认为需要在金砖国家中采取平衡灵活的做法,既要在金砖国家中发挥引领性作用、谋求经济利益,又要与中俄保持适当距离、坚持西方优先。《印刷报》资深战略评论员乔蒂·马尔霍特拉言简意赅地指出现实主义原则主导了此次莫迪与中俄领导人的对话。《印度教徒报》626日发表题为《一块砖一块砖地建设:论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的社论,称分歧并不意味着金砖国家无法在利益相一致的问题上开展合作。前外交秘书萨仁山强调,此次金砖峰会难以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成果,但印度坚持在许多地区和国际平台上保持其存在。这突显出印度今天的外交范围需要各种基于利益的联盟,而不是建立排他性的伙伴关系。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项目研究员哈什·潘特认为金砖国家内部共识的局限性正变得非常明显。继乌克兰冲突之后,俄罗斯可能与中国更加接近,印度在该平台内的战略机动空间将进一步受到挤压。因此莫迪政府需要在金砖平台中变得更加灵活。

 

三、印度多向结盟外交底色浓厚

当前印度外交更多地表现为在对立或存在矛盾的国家或国家集团间左右逢源、两面下注。无论是百年变局下的中美竞争还是美西方对俄的顺轮制裁,莫迪政府都主张采取实用主义的多向结盟战略,通过以小博大的外交手腕,争取印度的利益最大化。此次金砖峰会,印度既希望保有金砖国家作为发展中国家经济、政治利益合作的重要抓手,又不愿过多亲近俄中两国以免惹恼美西方国家。

一方面,莫迪政府的多向结盟是要通过构建基于议题、以结果为导向的多向结盟,制衡中国在亚洲的崛起,塑造多极化亚洲,获得更多朋友、更少敌人、更多善意和更大影响。印度外长苏杰生在其2020年出版的《印度之路:不确定世界的战略》一书中写道:传统同盟内部的信任在削弱,固守不结盟原则或寻求正式同盟关系,均不符合印度的利益。随着新冠疫情肆虐和俄乌冲突爆发,印度的目标就是要推动西方将其亚太地区的战略重心转向印度,由此助力印度的持续崛起。因此,莫迪政府连任以来大大加快了与美西方达成同盟化关系的步伐——不仅与美日澳三国构建了一个军事后勤相互支持的防务体系, 还参与到了意在推动区域供应链去中国化印太经济框架首发国之列。

另一方面,印度虽然现下选择了与美接近,但其终究难以回避经济需与中国合作、国防需要俄罗斯合作的现实性议题。美国智库兰德(RAND)资深分析师葛莱斯曼(Derek Grossman)指出随着大国竞争的持续升温,不仅是美中之间,美俄之间的矛盾也日趋尖锐。印度想要维持在大国间的平衡将变得越来越困难。就中俄印关系而言,三边合作可以在国际政治体系变革中扮演平衡器的作用,也是多极化世界秩序的三根主要支柱。印度参与中俄印合作利于纠正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有关印度外交加速倒向西方的误解,展示印度坚持东西方平衡外交传统的决心。20223月,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印度是QUAD中唯一未公开谴责俄方的成员国,这在美国倡导的盟国协同中实属罕见。印度通过在俄乌冲突中的战略中立,维持了与俄罗斯的传统友好关系,还提升了自身待价而沽的筹码。就日美印三边关系而言,印度先后于2018年、2019年与美日两国建立了“2+2”外交部长与国防部长对话机制。日美印三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融合趋势在逐渐加强。三国战略合作的目标是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与发展,从而维持印太地区的所谓均势

简言之,印度要想真正实现其大国梦,在金砖国家和上合组织等重要的发展中国家多边平台中离不开中俄两国的支持。以西方为首选的多面结盟式的外交固然能为印度带来一时的高光色彩,但其代价是永久性的损害了与中国这一最大发展中国家以及俄罗斯这一最大国防军备供应国家的关系。孰轻孰重?莫迪政府应该做出正确的取舍。